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文苑 >> 正文
[廉政史鉴]这位晚清御史,被他弹劾的官员也折服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 浏览次数: | 时间:2018-11-30 10: | 字体大小:[大][中][小]

  在晚清逐渐走向灭亡的过程中,还是有一些官员为了这座日渐腐朽没落的大厦的安危而披肝沥胆、拼死抗争的,这些人中就有清朝末年政坛奇人江春霖。

  与包拯、海瑞相比,江春霖也许不如他们声名显赫,但他敢于批龙鳞、捋虎须的大无畏精神,连慈禧都称之为“真是戆直御史”,被他弹劾的官员也为他的骨气和正气折服。

  

  出生于福建莆田北部山区的江春霖,峭拔的大山铸就了他雄浑刚毅的秉性,为他以后的谏官生涯奠定刚正不阿、不屈不挠的基础。

  光绪二十年(1894)考中进士后,骨梗挺直的江春霖,不甘心在翰林院故纸堆中虚度一生,一心系在负有监督参劾重责的都察院。在他看来,监察御史职位虽小,但作用与宰相一样,关系到国家的兴亡,人民的生死。

  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四十九岁那年,朝廷传来考取监察御史的消息。江春霖立即着手准备应试。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如愿以偿地当上监察御史。

  清末,一个几近油尽灯枯的朝廷,内忧外患不断,僭臣当道,庸臣得势,逆臣滋生,偌大一个朝廷几乎挤满投机钻营的势利之徒。江春霖作为一名有强烈责任感的御史,选择挺身而出,与之抗争。

  当上监察官不久,查明陆宝忠干涉科举,又抽鸦片烟,两个月内两次上书弹劾,直接指出不适宜任御史台长官,硬是把这个顶头上司轰下台。

  江春霖先后担任江南、新疆,辽沈、河南、四川诸道监察御史,不仅弹劾炙手可热、鼎鼎大名、势焰熏天的当朝权要,如庆亲王奕劻、权臣袁世凯、贝勒爷载洵、载涛、直隶总督端方,还弹劾贪婪、秽恶的权臣恶吏,如省督抚朱家宝、蔡乃煌、宝棻、冯汝骙等封疆大吏,其铁面耿直,实可表率群伦。

  粗略统计,他参劾过的重要奏疏和奏片,数达六七十件之多,平均每月就有一件,件件与国计民生有关。其中被指名道姓的达15人之多,件件均言人之所不敢言。

  江春霖终因屡劾亲贵、权臣、疆吏,触怒了朝廷,而被罢免御史之职。

  

  清朝末年,常因官吏暴虐,民众不满反抗,导致一些群体性事件,引发腐败官府的血腥镇压。江春霖对这种事的处置上,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正直官员的良心和道义。

  光绪三十二年(1906),江西吉安儒行乡民众因不满地方政府的苛捐杂税和差役勒迫,聚众到县衙请愿,引起冲突,当地官府派兵镇压。

  面对严峻的事态,江春霖立即上《劾江西吉安府庐陵县民变办理未平允片》称,民众的行为不过为己伸冤而已,指斥地方官员“欲见好同僚,邀功上宠,捏称匪徒啸聚,意图报复。”在他的极力斡旋下,清廷撤兵,并宽宥了事件参与者,避免了群众的进一步流血伤亡。

  江春霖见庆亲王奕劻权势日重一日,党羽、心腹遍布朝野,“举朝莫敢撄其锋”。虑及国家前途及自己的职责,决心甘冒凶险,放手一搏。

  1910年2月,江春霖趁奕劻力荐亲信、干女婿陈夔龙入阁之机,上《劾庆亲王老奸窃位,多引匪人疏》称:奕劻“老奸窃位,多引匪人”。他指出,江苏巡抚宝棻、山东巡抚孙宝琦、陕甘总督恩寿都是庆王奕劻的儿女亲家,江浙盐运使衡吉原是庆王府里的家人,连已被他弹劾革职回籍的袁世凯也点进来。

  江春霖此举犹如捅了马蜂窝,加上言之凿凿,证据确凿,一时间引得朝野内外物议汹汹。

  恼羞成怒的奕劻以宣统帝名义颁谕,斥责江春霖“牵涉琐事,罗织多人……恣意牵扯,荒谬已极”,以“萎言乱政,有妨大局,肆意诋毁亲贵重臣”为由,把江春霖贬回翰林院。

  江春霖的惊天一击和清廷对亲贵重臣的明显袒护,不论在庙堂还是在江湖均引起震动。经《大公报》《申报》等披露后,京师内外景仰此疏,皆“争欲先睹为快,一时辗转传抄,顿令洛阳纸贵”。梁启超将他誉为“古今第一御史”,并说“御史台是唯一有清气往来之所”;福建同乡林纾在报纸撰文并配上图画,将江春霖点赞为“光绪、宣统以来谏官第一人”;辜鸿铭撰文称他“直声震朝野,人皆曰真御史”。

  江春霖的监察官生涯由此达到顶峰,同时似乎也走到了其职业生涯的终点。

  大清何曾清,春霖难成浊。孤忠耿直的江春霖,实难与这些贪官污吏、宵小之辈同流合污。经过一番激烈较量,江春霖彻底明白了:原来御史也有弹劾不了的人,言官也有捅不破的铁幕。以庆亲王奕劻为代表的腐朽利益集团只手遮天,难以撼动,他虽有心补天,仍回天乏力。既然壮志难酬,那么,这龌龊之地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谏不行,言不听,不去何待?”江春霖如是说道。

  宣统二年,55岁的江春霖辞官回故里养母。从此,彻底退出了暗潮汹涌、诡谲难测的晚清政治舞台。

  

  “雪貌冰姿冷不侵,早将白水自明心。任教移向金盆里,半点尘埃未许侵。”这是江春霖写的《咏水仙花》诗,仔细玩味,更像是他心迹的表白。

  也许在“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大清朝,贪个十万八万是小事一桩,但自律甚严的江春霖仍坚守着“半点尘埃未许侵”,以“清香不让梅”的水仙花自许,甘守淡泊,不改其志。

  江春霖平常生活十分俭朴,公务之余,自己做饭,常常以家乡笋干和咸菜下饭,没有其他的菜。在故乡老家,也是一不置田产,二不盖新屋,三不养奴婢。母亲、夫人和弟弟全家留在深山老家,过着十分清贫艰苦的农村生活。夫人病逝在家时,因公务繁忙无暇回家,他强压着心中的悲痛,寄回亲笔挽章悼念,并发誓终身不再续弦。

  有一回,江春霖的福建老乡官员,因涉贪被他弹劾。这位老乡知道江春霖早年丧偶并没续娶,于是,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连夜上门送给他做续弦,江春霖愤然斥责:“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又赠以香车、金钱,都被当场拒绝,把这位老乡给轰走。

  江春霖十几年京官、五任御史,出京归里之日,带走的是如洗的宦囊:一袭朝衣,几件旧衣服,几箱旧书和“俸余只剩买书钱”。全御史台的同僚都知道他为官清廉清贫,出于对他的敬意,纷纷集资为他筹凑路费,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他说:“吾自为言官,则置身于度外,若稍有身家利害,何敢批逆麟、捋虎须,以一身冒万险而不知悔?”无疑,也正是这份清廉清贫,保证他不落人话柄,赋予了江春霖铁面铮骨的底气!(陈志平)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中共莆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莆田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5620号]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荔城中大道2169号 您是第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

闽公网安备 350300020010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