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史鉴]记江春霖在涵江的几件事 - 福建省莆田市纪委监察局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文苑 >> 正文
[廉政史鉴]记江春霖在涵江的几件事
来源:涵江区纪委监委 | 浏览次数: | 时间:2018-05-20 23: | 字体大小:[大][中][小]

  江春霖是晚清著名的监察御史,先后历掌江南、新疆、辽沈、河南、四川道监察御史,足迹踏遍了大江南北,耳闻目睹了晚清官场的种种腐败和黑暗,他深为忧虑,深感责任重大,于是,他毅然仗义执言,挺身而出,接连上章弹劾朝内权奸徐世昌、冯汝、陆宝忠、袁世凯等人的罪状,最后甚至直接上章弹劾朝廷摄政王、庆亲王奕劻。当时摄政王权倾天下,人人为他捏一把汗。但江为国家前途命运计,甘冒生命危险。人称“晚清第一御史”“戇直御史”。

  宣统庚戌年(1910)江春霖终遭朝廷贬斥,当年春他愤而辞官归养。

  当年夏,他回到莆田后,因为家乡山区路途远,曾“寓居涵江集奎村曾家颇久”。

  曾家主人叫曾骥,清同治间秀才,家道殷实。他有五个儿子,其中二三人亦为秀才。老大学洙(号亦尹)早年与江春霖同出河南赵啸泉先生之门,有同窗之谊,二人还结为朋友。江春霖与曾学洙都是县学的优等生员,江每常应邀到涵江曾家作客。于是,江便与学洙的四个弟弟互相认识,彼此间谈及读书、谈及县学教师和为文的种种趣事,关系十分融洽。

  然而,江春霖于光绪辛卯年(1891)分试中举,而学洙却考试不利,名落孙山。当时,按定例,可以出钱捐一名资格,地方官也一再劝他捐官,但学洙认为这是“无道之举”,耻而不肯。于是家居不出,延请名师督课子女读书,又捐金倡修达章书院,重整新港陡门及周边堤路,热心家乡公益,颇受群众称许。

  然而到光绪十九年(1893),曾学洙突然染病去世。当时江春霖在外地为官,得讯十分悲伤,应约亲自为他撰写墓志铭,表示哀悼。其后,四子江祖筵又将女儿嫁给曾学洙的小儿子曾某为妻。江曾两家不仅有同学朋友之谊,而且还成了亲家。

  江春霖辞官回家后,就住在老四曾述洙(号古初)家中。曾家四兄弟还专门置酒为他洗尘,热情款待他。江春霖经常与四兄弟促膝长谈,谈京都为官之事,谈到新疆、辽沈等地担任御史的种种见闻,谈各地的风俗民情,彼此之间几乎无话不谈。

  这其间,老四曾述洙最热情,也最健谈,与江春霖最亲近,完全把江春霖当作亲兄长看待。曾述洙住宅后有个小花园,园内有一座小阁楼。阁楼不高且小,约有十来平方米,内里安放一张古式的卧榻,是那种三面有围板的。江春霖看后十分满意。但主人执意不允,说地方太窄小,不宜招待大客人。江御史却说,他在梅阳老家的住房也不大,习惯了。主人拗不过他,只得赶忙派人打扫阁楼,布置房间。

  20多年前,我采访曾家的后人,年过七旬的曾广攀先生带我登上楼梯,参观了小阁楼,他指着房内的卧榻说,这一张就是当年江春霖睡过的床铺。几十年来,他们家一直保存着,老样子,没动过。可见,曾家人对江春霖的感情是很深的。

  据介绍,江春霖平时身穿一件灰色的长衫,留着一把长胡子,头戴一顶瓜子帽,经常整天坐在园中的石桌旁写字练字。曾家还特地安排一个佣人侍候他。这个佣人时常为他磨墨铺纸。据曾广攀老先生早年回忆,江用的墨锭是龙墨,又粗又大;一个砚,也是大砚,磨起墨来颇为费劲。一天之中要磨好多好多次,那个佣人因为不习惯,还经常叫累呢。

  集奎乡人知道御史大人住在村中,人人都想一睹大名人的风采,知道他字写得好,便常常上门找他写字。如购置新水桶、新木桶,结婚用的表德联、门联,甚至小孩挂的香火袋等等,都要请他代笔。江也有求必应,故此,深得乡人好评。

  当时,村中刚好在重修曾氏祠堂,这是大事,曾家兄弟盛邀江氏到祠堂,请他题写柱联和匾额。祠堂重修竣工后,还置酒庆典,江春霖作为贵客应邀出席,受到热情款待。

  然而,江住在曾家才数月,曾述洙突然得病,而且旋即病重去世。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江春霖深感震惊和悲痛,亲自为他撰写墓志铭。在文中,江春霖历述了好友曾述洙一生的经历和品格,说他“自幼好读书,不求甚解”,“后从塾师学古文,十分长进”,然而,却一直“荐而不售”,没有考上秀才。后来“以助饷授训导”职衔。光绪廿八(1902)起,受命充任福清县学教事,在任上,他勤心督课士子,备受福清县民称誉。可是,才三四年清廷下令废除科举考试,县学也撤了,他只好返回家中。

  但曾述洙心性勤勉好学,力求上进。回家后醉心医术,精究《金匮伤寒论》等古代医学专著。江春霖得讯,特地从北京等处为他购买医书,支持他。数年间,曾医术十分长进,“为人诊治,不择贵贱,一钱无取,全活甚众”。
江春霖在铭文中对好友曾述洙充满了褒扬和痛惜之情。

  江春霖与涵江霞徐黄德辉一家人是世交。黄德辉是江春霖父亲的朋友。黄德辉的儿子黄照阁是光绪年间的秀才,与江春霖有文字交往,可称“文字友”。后来,黄照阁的第五子又娶了江春霖的小女儿。这样,江春霖与黄家又成了姻亲之家。

  在黄德辉七十岁生日时,黄照阁兄弟准备为父亲操办寿庆大典,特地嘱咐江春霖写一篇寿序,以示隆重和荣耀。

  黄德辉年轻时也热心读书,追求功名,但直到20多岁也未能考取一秀才。于是改行,替堂兄黄孝廉到宁波经营桂圆干等生意,十多年间,生意大获成功,黄孝廉给了他优厚的回报。黄德辉此后自行经营,逐渐富有。清末,捐官之风流行,他也以“助饷”授同知职衔。其后又以曾孙“官游府”,晋阶三品,身披章服,备极荣耀,享尽“人间之福泽矣”。

  江春霖在寿序的最后,劝黄德辉“以有余之财,建不配之业”。远者可学宋代的李宏,捐巨金创建水利工程,近者,可学徐万安,到处为民造桥,专行好事,将来名载史册,可流传后世。黄德辉有否接受他的劝告,书上未及见之。

  江春霖一家是个大家庭,兄弟二人当时并未分家,江春霖有8个子女(6男2女)。弟弟江春澍至少有4个儿子,全家人口近20人。加上家中雇佣的男工女工,总计“一家数十人”,所以,家庭平时开支很大。而且,当时10多个儿女都未有职业,江氏的次子祖到处奔波,准备入京参加己酉贡试;老三祖著经常跑福州、跑上海,准备去东洋留学;老五祖莼又要晋京投考北京大学工科系。江春澍的几个儿子也在花钱拜师学习,他们花销很大。一大家子人除了家中从事农耕收入外,江春霖当官的俸禄成了全家的主要经济收入。

  但江春霖是一介清官,平生始终廉洁自律。宣统二年(1910)他辞官回乡后,连俸禄(薪水)也没了,家庭收入少掉了一大块。江春霖一直在家推行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但家庭负担仍十分沉重。

  节流还得开源,所以,江春霖决定在涵江开设一家南北京果行(店)经营香菇、金针、桂圆干、蛏干之类的干货,做点生意,赚些钱,应对家庭的开支。但经商需要本钱,还要有人经营负责。老大在家,老二、三、五三人均在外求前途,唯有老四江祖筵有办事能力,头脑也灵,可担重任。江本钱不够,当时曾向集奎曾家及其他亲朋好友借一些,作为本钱。

  江春霖住在集奎曾家,除了与曾家增进情谊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便于督促两个儿子及两个侄儿,要专心生意,不可沾染社会恶习如赌博、喝酒、乱交友等等,以免荒废生意,败坏家声。后来,江又写信给江祖筵,力陈生意的重要性,说:“余试以生理利害为汝言之,桂元生理与别行不同,别行就外买卖,成则可以得利回家,败亦不过在外闭肆而已;桂元则所买之货,皆在本地,生理不利,钱亦当还,得则在不可必,失则将倾家以偿。”做生意是有风险的,不可掉以轻心,江春霖不得不经常谆谆告诫。

  民国三年(1914),江春霖应县堤工局及下孝义诸乡耆老盛邀,从梅阳下山,主持重建南梧塘沟尾海堤,多次途经涵江,到京果行查看,又多次交待儿子江祖筵向涵江绅商募捐相助。

  因为按田亩数上交的金额不够,而募捐又部分未能及时到位,江春霖又写信让江祖筵从店里抽出一些现金,先行垫付,供筑堤之用。江春霖主持重建梧塘海堤,不仅没有拿工资,还自己垫付了一些款项,这种事一般人是很难办到的。

  从民国三年(1914)起,江春霖连续为莆田、涵江各地的水利堤坝、陡门及桥梁等水毁工程,如镇前海堤、南埕陡门、乌菜港陡门等,四处奔走,日夜操劳,而且不计报酬,呕心沥血,力促其成。

  民国七年(1918),江春霖因积劳成疾,病逝于梅阳故里,享年仅64岁。噩耗传出,全国民众为之震惊痛悼。北京、上海、宁波、福州、厦门、泉州、台湾及莆田各地纷纷举行隆重的公祭大会,沉痛悼念这位戆直敢言、为国为民奋不顾身的御史大人。规模之广,人数之多,举世罕见!

  当年三月底,涵江绅商学界的全体同仁齐集寿泽书院,召开隆重的公祭大会,悼念江春霖逝世,会场内挂满了挽联挽诗,涵江文会会长、拔贡毛爕枢宣读祭文,表达了各位同仁对江春霖的深切哀悼和痛惜之情。

  当年四月初,涵江集奎民众也会聚于曾氏祠堂内,以鲜花清酒祭奠于江春霖先生灵位前。江春霖生前好友、秀才曾继洙(曾学洙、曾述洙的弟弟)在公祭大会上致祭文(由作者标点),全文如下:

  呜乎!人谁无死,死而不死者,乃不死耳。禹稷何尝无死,不死者功业耳。颜闵何尝无死,不死者德行耳。夷齐何尝无死,不死者气节耳。先生之建桥修堤,一禹稷之已饥已溺也。弃官养母,一颜闵之孝行无间也。却征聘,辞勋章,一夷齐之耻食周粟也。前圣后圣,若合符节,谁谓古今人之不相若耶?人之吊先生者,莫不以是为先生贵。然此犹未知先生之深也夫。朝有谏臣,吾民之涂炭不知若何靡烂也。时有义士,吾国之变乱不知若何黑暗也。一人之荣,千万亿兆人之不幸也。先生岂欲陷千万亿兆人于忧危,以博一己之名哉?先生与天地同体,……更不得不为先生哭也!……

  尚饗!

  祭文的作者连用了十多个“死”字,表达了对江御史溘然长逝的深切的悲痛之情。同时又通过类比,高声赞扬了江御史筑堤修桥的种种义举,可与大禹治水相匹,功业不朽。赞扬了江御史辞官归养的举动,可与颜回辞官不仕同等高尚。还颂扬了江御史婉拒袁世凯的勋章和任用,与古代的伯夷叔齐宁愿饿死也不食周朝的粮食一样,坚守气节!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江御史的无限敬仰。(黄黎强)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中共莆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莆田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5620号]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荔城中大道2169号 您是第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

闽公网安备 350300020010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