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文苑 >> 正文
[廉政史鉴]从“四尽”贪官鱼弘说起
来源:涵江区纪委监委 | 浏览次数: | 时间:2018-03-04 00: | 字体大小:[大][中][小]

  近读《梁书·夏侯亶传》,书中记载:“鱼弘,襄阳人。身长八尺,白皙美姿容。累从征讨,常为军锋,历南谯、盱眙、竟陵太守。常语人曰:‘我为郡,所谓四尽:水田鱼鳖尽,山中獐鹿尽,田中米谷尽,村里民庶尽。丈夫在世,如轻尘栖弱草,白驹之过隙。人生欢乐富贵几时何!’于是恣意酣赏,侍妾万余人,不胜金翠,服玩车马,皆穷一时之绝。迁为平西湘东王司马、新兴永宁二郡太守、卒官。”

  鱼弘,南朝时梁国人,曾经历任南谯、盱眙、竟陵太守。文中介绍他大言不惭地炫耀自己为官时作恶体会:刮民力求四尽。就是要将水里的鱼鳖吃尽,将山里的獐鹿等野味猎光吃尽,将地里的米谷勒索尽,将村里的百姓敲诈得死尽逃光。可以说,表白大胆、露骨、毫不脸红。

  据记载,年轻时期的鱼弘,也是干过一番事业的,他跟随梁王朝东征西讨,常常是一马当先,甘当先锋,纵横疆场,血染战袍,立下赫赫战功。如果他像为官一方时搜刮民脂民膏那样对待他的士兵,又有谁会跟随他冲锋陷阵呢?鱼弘的腐败堕落,主要在于社会的造变。魏晋南北朝时期,朝代更迭频繁,各个王朝几乎来不及受到一点治国的启蒙教育就匆匆登场,全无政治的规矩套路,给人以一群暴发户争先恐后“过把皇帝瘾”的感觉,加上他们个人道德的低下,又不加以教育和修炼,注定了他们王朝主流意识形态的失落和社会道德的沦丧。而梁国所处的南朝是最为奢华淫靡的时代,坐拥天下者惶恐不安,生怕失去已有的荣华富贵,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穷奢极欲,恨不得享尽人生欢乐,哪管芸芸众生的死活!而帮助皇帝取得天下的鱼弘们,自然都得到了皇帝的高官厚禄,他们在经历了血战沙场的九死一生后,享受到了和平时期的富贵荣华,巨大的反差效应,使他们对个人生命的态度发生的质的嬗变。他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生命的短暂和脆弱,短暂得如同飞奔的白马在一条缝隙中闪电般飞过的时间,脆弱得如同落在小草上的灰尘,一遇轻风就会陨落。他们变得贪生怕死,变得贪图享受,变得极端自私自利,充分享受他们短暂而脆弱的生命,是他们的为官之道。鱼弘的腐败堕落穷绝一时,有上百名侍妾相陪,金玉翡翠、华服宝马应有尽有。就是这样一个应该遭受凌迟的大贪官,却没有被皇帝惩办,反而是连连升官,到处“四尽”,安安稳稳地享乐至死,可见梁朝的政治腐败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贪腐历来是权力的共生物,即便是出身贫困的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虽然对贪官污吏深恶痛绝,甚至采取剥皮填草示众这样极端的手段警戒官吏,但以身试法者前扑后继,贪腐依然不绝,说明人性之贪婪是何等的顽强!说明单纯的道德自律力量是有限的,而官场贪腐也就成为历朝历代难以医治的一大痼疾。鱼弘的所作所为,让其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不朽”的骂名,成为腐败堕落的“名人”。但鱼弘的可恨,以及被载人史书的荒唐“四尽”理论,于今天的反腐倡廉来说有一定的警示意义。我们从一些已被绳之以法的大小贪官的人生轨迹中,或多或少都能发现贪官污吏们与鱼弘一样有着共同的卑劣心态。以史鉴人,可以发现瑕疵;以史鉴己,可知言行当否。我们只有把权力关进笼子,以道德的自律与严格的法制相结合,从而造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环境,才有可能形成居官清正、廉洁从政的良好政治生态。(陈志平)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中共莆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莆田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5620号]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荔城中大道2169号 您是第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

闽公网安备 350300020010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