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移风易俗“清风徐来” - 福建省莆田市纪委监察局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党风政风 >> 正文
福建日报:移风易俗“清风徐来”
来源:福建日报 | 浏览次数: | 时间:2018-02-09 13: | 字体大小:[大][中][小]

大济镇干部向村民发放自制的移风易俗购物袋和宣传手册。

  天天有新故事、新典型传开,月月有新成效、新风尚生成。走进仙游,“零彩礼”“集体祝寿”“简办婚庆寿庆做公益”等移风易俗新鲜事,成为街头巷尾、田间地头人们热议的话题。

  度尾镇是“高价彩礼”重灾区、榜头镇寿庆浪费严重……过去,在仙游,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民间红白喜事、逢年过节,摆酒席、放鞭炮、吹吹打打、铺张浪费的场景,司空见惯。如今,这些陈规陋习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向上向善的文明新风。

  移易陈规陋习如何做到立竿见影?改变群众观念如何让人心服口服?年终岁末,记者走进仙游进行走访调查。

  直指陋习,向不正之风宣战

  “前些年,农村娶一个媳妇,光是聘金就要50万至70万元。结一次婚,要花费上百万元。有些人家到处借钱筹聘金,不少家庭因为娶媳变成了贫困户。”度尾镇党委书记官金华告诉记者,度尾原是仙游“高价彩礼”的重灾区,高昂的聘金让适龄男青年望而却步。仙游民间还一度戏称,“度尾姑娘娶不起”。

  作为“中国古典工艺家具之都”,榜头镇常被人们笑称为“土豪镇”。尽管当地嫁娶聘金较为合理,但人们在筹备寿庆时却常有讲排场、比阔气、爱招摇等大操大办的不良风气。

  “榜头镇的做寿者与祝寿者均不分贫富贵贱,只要沾亲带故就得参与。由于同一天做寿者甚多,祝寿者往往全家出动还忙不过来。”榜头镇下明社区红白理事会会长郑玉奎说,当地老人从50岁开始,每10年都要“做十”(做寿),且通常集中在正月初三。

  “以前做寿通常要办20桌宴请亲朋好友,从天亮忙到晚上,烟、酒、菜总计要花费七八万元。”下明社区居民郑新林说,经济较好的家庭,办一次寿庆花费数十万元的新闻,对当地人来说也不足为奇。

  枫亭镇对丧礼极为注重。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枫亭镇发展了流程完备的“葬礼一条龙”服务,并辐射到周边郊尾、盖尾等乡镇,其他乡镇有人办葬礼,都需从枫亭雇人。“从前,常常早上6点多开始,就能在办公室里听到街上葬礼的军乐队声音,断断续续持续到中午。”枫亭镇兰友社区居民说,这样的治丧习俗,令人不堪其扰。

  “近些年,普通民众对于破除陈规陋习反映热切。”仙游县纪委党风室负责人陈建清说。

  为破除陈规陋习,树立文明新风,自去年11月以来,仙游积极开展移风易俗工作,把深化移风易俗专项治理工作列入2018年全县“六大整治”内容之一,研究制定了进一步深化移风易俗工作实施意见、专项整治方案等,针对群众反映“寿庆大操大办、高价彩礼、殡葬陋习、党员干部违规吃喝”四个不正之风开展专项整治,并将“高价彩礼”问题最突出的度尾镇和寿庆铺张浪费最严重的榜头镇列为试点联系单位,吹响了全县移风易俗的冲锋号角。

  势如破竹,文明新风拂面来

  近日,西苑乡凤顶村的包村干部、副乡长许金山和乡纪委副书记、凤顶村两委干部、红白理事会成员一行,到该村的度下、九宫自然村逐户宣传移风易俗政策,劝导村民破陈规、除陋习。

  度下自然村的何建锦家正要筹办婚宴,这是该村开展移风易俗工作以来的第一例婚庆。“村委会和红白理事会在前期摸底时发现,因为度下自然村素有‘留桌’的陋习,所以何家原本计划置办酒席27桌。经过宣传劝导,如今降到18桌,为凤顶村开展移风易俗工作开了个好头。”凤顶村村委会主任陈秋玉说。

  如何让群众知晓并接受移风易俗政策?仙游通过指导各镇街根据镇情、村情实际,推进移风易俗入脑入心。

  一方面开通了“仙游移风易俗”微信公众号,设立监督台;利用主流媒体及商业微信公众号,推出移风易俗文章和典型案例;将移风易俗政策宣传单、录音录像进村入户广泛宣传,并用村广播循环播放;搭设“百姓讲坛”,让农村的先进典型代表人物现身说法。另一方面,挖掘仙游优秀传统文化资源,创作编排一批具有仙游地域特色的小品、快板、说唱小戏、莆仙赞句等文艺作品,用群众通俗易懂的形式传播文明新风尚。与此同时,通过县“两会”,发出推进移风易俗、树立文明新风的集体倡议,全县18个镇街、县直各机关组织志愿服务队伍,分发《倡议书》、宣传手册7万多册;全县所有党员、领导干部带头签订移风易俗《承诺书》,增强以身作则、向我看齐的带头意识。

  宣传势头轰轰烈烈,工作效果到底如何?度尾镇狠杀“高价彩礼”之风,聘金从70万元降到6万元,示范引领全县“零彩礼”现象比比皆是;榜头镇在保持传统“做寿”民俗的基础上,探索集体“做寿”、集体办寿宴等形式,形成“简办寿庆做公益”的时代新风;园庄镇高峰村、大济镇汾阳村等试点全村禁燃烟花爆竹,全县鞭炮销售点减少105家……不断涌现的向上向善社会风气,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试点工作从去年12月开展至今,全镇76对结婚青年,落实移风易俗新规定,共节省聘金彩礼4500多万元。其中,有13对青年实现了‘零彩礼’。”官金华说,该镇还规定农村结婚办宴席严格做到“非亲不请,非亲不去”,每对青年结婚酒席从50桌至100多桌,统一缩减至20桌以下,全镇节省办婚宴酒席资金140多万元。

  西苑乡白岩村主任陈锦满的儿子与河南省粉张村主任张小平的女儿跨省结亲“零彩礼”;刘逸和孙奇缘、谢志和温婷婷两对新人选择旅行结婚,喜事新办……眼下,婚事新风让喜事更添一股甜味儿。

  健全机制,“新风徐徐”正蔓延

  在度尾镇制定的《红白喜事村规民约》中,记者看到:提倡婚姻自由,婚嫁青年聘金彩礼严格控制在6万元以内;党员干部本人及其子女结婚婚宴规模最多不超过20桌;每桌宴席酒菜金额最高不超过1000元……在龙华镇刚刚修订的《红白喜事村规民约》中,对于操办寿庆也做了细化和明确:提倡集体做寿,社区居民操办寿庆酒席每人不超过8桌、总人数不超过80人……每一套村规民约,都以精确的数字把移风易俗的“软任务”变成了“硬约束”,也为今后的婚庆、寿庆等移风易俗工作指明了方向。

  如何保证村规民约的约束力?“各村的红白理事会将充分发挥作用。”龙华镇副镇长郑金辉告诉记者,红白理事会的理事们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协会会长、退休老干部、生产队长等,他们以“宣传、引导、监督、服务”为基本职责,全程指导、协助村(社区)红白喜事,避免“高价彩礼”、寿庆大操大办等不正之风反弹。

  以村规民约推动移风易俗、以红白理事会引导文明新风,仙游形成了移风易俗长效机制。目前,全县324个村居均已成立红白理事会,并各自形成一套完善的村规民约。

  与此同时,仙游规定每月10日报送上月各自辖区操办红白喜事场次、规模以及移风易俗工作落实情况等;抽调机关干部组成5个督查小组,对全县移风易俗工作落实情况进行明察暗访,达到破立并举、标本兼治;建立考核评价机制,对在移风易俗工作中马虎应付、敷衍塞责、工作不力的责任单位和个人予以问责。

  新风下,群众观念在改变,简办婚庆寿庆做公益,风气清,人心暖。

  日前,中共莆田市委驻京党工委副书记、北京立根集团董事长张志雄和胞弟张怀玉等六兄弟带头移风易俗,将其父亲寿宴予以压缩,把省下的20万元,连同之前准备用于扶贫助学的60万元善款,共计80万元爱心款,捐献给老家郊尾镇东湖村敬老助学基金会,用于村里扶贫助学;枫亭镇建国村的党员林振农,决定简办奶奶的七十寿庆,并把节余的两万元捐给村老协会,用于慰问村里的贫困老人。

  仙游移风易俗之后的“新风徐徐”,正向全县蔓延。(福建日报报全媒体记者 欧碧仙 通讯员 郑志忠 游晓璐 文/图)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中共莆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莆田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5620号]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荔城中大道2169号 您是第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

闽公网安备 35030002001048号